Eliisa

愿你一生平安顺遂 喜乐无忧。

[银魂/银土]他们

十四减一:

*所有场景皆出自原作。



01.坂田银时给土方十四郎取了只属于他的昵称。(第9话)

02.坂田银时能让土方十四郎在最消沉的时候打起精神。(第527话)

03.坂田银时曾经差点就要了土方十四郎的命。(第9话)

04.土方十四郎也曾经差点就要了坂田银时的命。(第6话)

05.但是都没有。

06.坂田银时会对土方十四郎承认自己的恐惧。(第529话)

07.土方十四郎在醉酒的情况下会叫他“银时”。(赏樱篇)

08.绝对不相让的原因,因为是对方。(第17话)

09.上一秒在一起吵架,下一秒碰杯子喝酒。(第17话)

10.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的关系非常好。(动画166)

11.就连冲田总悟也这么觉得。(动画166)

12.就算在坂田银时消失了五年的情况下,土方十四郎依然记得他。(剧场版完结篇)

13.坂田银时突然消失的时候,土方十四郎会去找他。(剧场版完结篇)

14.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坂田银时会选择帮土方十四郎。

15.很多次。

16.就算他们一直在吵架。

17.他们一起捉独角仙。(动画65)

18.他们一起蒸桑拿。(动画48)

19.他们一起看牙医。(动画175)

20.他们一起玩游戏。(动画99)

21.他们一起上厕所。(动画166)

22.他们一起看电影。(动画48)

23.他们一起当牛郎。(动画242)

24.他们一起去银行。(动画273)

25.他们一起滑雪。(滑雪篇)

26.他们一起赏樱。(第9话)

27.他们一起吃饭。(动画166)

28.他们一起喝酒。(赏樱篇)

29.他们一起洗澡。(动画219、220)

30.坂田银时理解土方十四郎。

31.在真选组几乎所有人都不理解他的时候。(真选组动乱篇)

32.土方十四郎了解坂田银时。(第511话)

33.他们都忘记过对方。(失忆篇、剧场版完结篇)

34.却都拼了命的找回记忆。(失忆篇、剧场版完结篇)

35.他们默契到不需要用语言交流。(166、蔷薇篇)

36.他们没有刻意去留意对方的喜好习惯,却在不知不自觉中了解得相当透彻。

37.土方十四郎关心坂田银时。(第511话)

38.坂田银时也关心土方十四郎。(第511话)

39.而且照顾他。(真选组动乱篇)

40.他们的灵魂可以进入对方的身体。(灵魂互换篇)

41坂田银时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土方十四郎。(第529话)

42.土方十四郎会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给坂田银时。(真选组动乱篇)

43.在战场上,坂田银时为了救土方十四郎回头。(第511话)

44.在明明自身也面临着另一个强大的敌人的情况下。(第511话)

45.坂田银时总是认真的看着土方十四郎。(第527话)

46.包括土方十四郎睡觉的时候。(动画267)

47.他们有很多相同之处。

48.他们都怕看牙医。

49.他们都怕鬼。

50.他们都被称呼为鬼。

51.他们能看到只有他们两人能看到的东西。

52.他们都有别人无法理解的味觉。

53.他们都失去过重要的人。

54.他们都有一段不愿触及的过去。

55.但他们却都清楚的知道对方的那段过去。

56.坂田银时阻止土方十四郎做他也许会后悔的事情。(第527话)

57.却自己帮他做了他想做的事。(第527话)

58.土方十四郎阻止见回组带走坂田银时。(第528话)

59.土方十四郎为了找回坂田银时穿越时空。(剧场版完结篇)

60.最初拔刀相向的两人,最后并肩作战了。

61.坂田银时穿过土方十四郎的睡衣。(灵魂互换篇)

62.坂田银时叫土方十四郎为“V字刘海的孩子。”(动画268)

63.出现一个与坂田银时相似(完全不)的人,土方十四郎的第一反应是像他。(剧场版完结篇)

64.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坂田银时叫土方十四郎先走。(第535话)

65.坂田银时唯独两次自己主动提起“白夜叉”的过去,都是在土方十四郎面前。

66.第一次承认了身份,第二次承认了伤痛。(蔷薇篇、第529话)

67.第一次挑衅他,第二次激励他。

68.两次都是为了他。

69.土方十四郎承认自己输给过坂田银时。(第9话)

70.在土方十四郎哭的时候,坂田银时在他背后。(三叶篇)

71.坂田银时会鼓励土方十四郎。(第529话)

72.坂田银时会去土方为五郎的墓前。(蔷薇篇)

73.他们会保护对对方来说重要的人。

74.土方十四郎走投无路的时候会去找坂田银时。(真选组动乱篇)

75.坂田银时帮土方十四郎打发走女性追求者。(第114话)

76.他们总是异口同声。

77.他们承认彼此有诡异的默契度。

78.坂田银时保护土方十四郎不受伤害。

79.从夜兔手里。(第511话)

80.从见回组手里。(蔷薇篇)

81.从攘夷志士手里。(三叶篇)

82.从新任将军手里。(第527话)

83.从叛乱的“真选组”手里。(真选组动乱篇)

84.甚至从土方十四郎自己那里。(真选组动乱篇)

85.他甚至把土方十四郎的安危放在自己前面。(第511话)

86.土方十四郎救过坂田银时。

87.不止一次。

88.土方十四郎为了坂田银时专门设置一条规则。(第471话)

89.坂田银时为了土方十四郎加入战场。(第532话)

90.坂田银时能让土方十四郎在几乎完全丧失自我的时候找回自己的意识。(真选组动乱篇)

91.坂田银时帮土方十四郎打架,就算也许他会死。(第532话)

92.土方十四郎不想失去坂田银时。(第531话)

93.他们不用眼睛看也知道对方下一个动作。(第511话)

94.土方十四郎知道坂田银时是白夜叉却没有抓他。(蔷薇篇)

95.不管在银魂的哪条世界线里他们总会相遇。(剧场版完结篇)

96.就算在平行世界里他们依然在一起。

97.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

98.他们一起杀敌。

99.他们一起逃跑。(动画273)

100.他们还说要一起回家。(第532话)









【菠萝】五年未满

A栗子李子梨:

五年年龄差梗




结局甜饼啦~






 


 


1)


 




“我们还是算了吧。”隔壁隔间的男子突然说道,“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


 


罗志祥耳朵一竖,身子微微往旁边挪了挪,悄悄探出脑袋,隔着一块玻璃板,凝神探听着两人的对话。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探出去的脑袋刚好能瞧见女子的背影和男子放在桌上的手。


 


男子食指轻轻敲着桌面,沉默了很久。久到连罗志祥都皱了眉头,他终于道:“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女子闻言一颤,想来面上的表情应该很是精彩。他们同时沉默了许久,女子站起身来,带着几分恼怒和难堪:“黄渤,你从不给人留情面,也不给自己留余地。”她带了点哭腔,“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好歹我喜欢你那么久。”


 


女子掩面而走。


 


过了许久,罗志祥听见黄渤轻声自嘲:“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


 


原来,这么优秀的人也会失意难过。


 


罗志祥全然不知自己的脑袋越伸越长,半个身子都斜了出去,他只见对方穿着西装,一脸淡漠的坐着,而手却紧紧捏着酒杯,仿似要将其捏碎。


 


是个不擅长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呐。罗志祥想,这样活着不辛苦么……


 


许是罗志祥的目光太过灼人,黄渤戒备的抬头,四目相接。罗志祥愣了一下,随即灿然一笑,高兴的对黄渤招了招手:“哎呀,好巧啊!”


 


黄渤狠狠一皱眉,仿佛被撞破了心事,逃一般的离开。罗志祥忙踢了椅子,尾随而上。


 


出了公司,外面阳光明媚得正好,春意染绿了街边柳梢头。黄渤快步走着,罗志祥一路慢跑的跟上:“渤哥,你慢点嘛……”又道,“难怪人家女孩子会伤心噢,这么不体贴。”


 


听罢这话,黄渤猛的刹住脚步。


 


罗志祥也跟着停了下来笑道:“不过没关系的啦,那女生是性别不对嘛。我是铁打的汉子,绝不会像她一样。”


 


黄渤斜眼看他:“你还真是抓紧一切时间自荐。”


 


罗志祥厚着脸皮呵呵一笑:“我喜欢你啊,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了,当然得把自己的心意表示出来。之前不知道你喜欢男生,不接受我就算了,但刚才我亲眼见证,你出柜了!以后我追你,就理直气壮了了嘛~”


 


若是往常,黄渤跟本不会理会他。但今天他自己心情极坏,摆着脸色冷冷道:“我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


 


罗志祥依旧笑眯眯的望着他:“渤哥,我是认真的,也会保密的喔~。”


 


“如果你再长大点,我便信你是认真的。”黄渤转身离开,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的男生渐渐失落下去的笑脸。


 


罗志祥揉着自己的手指,时常挂着笑容的嘴角有些委屈的往下掉,他呢喃:“五岁……又不是差很远。”


 


他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差五岁。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他二十五,作为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到他的大学演讲。那时罗志祥正好处在叛逆期,一门心思的想离家出走,到外面的世界去打拼。


 


他永远记得,也是这样的阳春三月,在学校老杨树的绿荫之下,一场关于未来与梦想的演讲,伴着黄渤极富感染力的声音与他完美的表演,轻易的扣响了罗志祥的心门。


 


敬仰而后爱慕。


 


到现在为止,整整八年的时间,罗志祥一直以黄渤为目标而奋斗,考他读过的研究生,学他学过的专业,毕业后应聘进他的公司,成为他的员工。接着勇敢表白。


 


其实这些都不太容易,但罗志祥觉得值。


 


 


2)


 


 


罗志祥每天都会加班到很晚。


 


他不爱加班,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谁不爱放松自己打球运动,只因为黄渤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而半夜大厦里的电梯,是他们唯一有机会独处的空间。


 


瞅了眼时间,九点整,罗志祥泡了杯热茶给黄渤端去。这是他来这里上班之后雷打不动的习惯。


 


初时黄渤对他这个举动很是感激,一杯热茶,能让自己的胃好受许多,但在罗志祥向他表白心意之后,每晚的茶从热到凉,黄渤绝不会碰哪怕一点。


 


失望是肯定有的,但罗志祥想,就算他不喝也备着吧,如果有一天想喝了,至少伸手的时候会发现他一直还在。


 


轻轻叩响门扉,罗志祥端着茶进去。今天的黄渤没有像往常一般埋首与书案之间,而是站在窗边,一边眺望城市夜景一边打着电话。罗志祥轻声走到他身边刚将茶杯放下,便听见黄渤道:“嗯,随意安排个餐厅。明天晚上我去。”


 


罗志祥手微微一抖,茶汁溅了出来,烫红了他的手。黄渤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罗志祥忍着灼烧的疼痛,将茶杯稳稳的放在桌上,而后静默的退了出去,一如他进去时那般悄无声息。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罗志祥看着被烫得通红的手腕,眼神发直。不知呆了许久,忽觉黄渤办公室那方灯光一暗,罗志祥这才恍然回神。


 


入了电梯,看着数字一层层往下落,罗志祥终是没沉得住气:“渤哥,你要去相亲么?”


 


“这与你无关。”


 


罗志祥撅了撅嘴固执的说着:“相亲就相亲,反正我会去搞破坏。”


 


黄渤这才颇为嫌弃的扫了他一眼:“你?凭什么?”


 


罗志祥一呆,恍然想起,他连机会也没有给便一口拒绝了自己的追求。因为他没有给自己那样的身份,所以自己连吃醋的权利都没有。可是喜欢一个人分明就是自己的事。他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电梯停住的那一刻才抬头望着黄渤的背影,浅浅微笑道:“我就喜欢你嘛……”


 


“这么容易就说出的喜欢,你自己信么?”黄渤丢下这话举步离开。


 


电梯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将罗志祥一个人关在里面,他紧紧握住自己被烫伤的手,仿似忘了疼痛一般。铮亮的玻璃钢照出罗志祥没了笑容的脸,他小声呢喃:“其实……没那么容易的。”


 


怎么会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将埋了八年的爱慕说出来,让隐藏在心底的思绪坦白在对方的面前,摊开双手,放弃防备。罗志祥就像个不知道下一刻是会挨打还是会得到糖的小孩,左手是惶然,右手是期冀,无措的望着黄渤,然后一次次失望而归。


 


第二天,黄渤果然去相亲了。罗志祥也果然去捣乱了。


 


对方是个安静斯文的好看知识分子,叫黄三石,在罗志祥的胡搅蛮缠和泣不成声的双重攻势下颓然败出。


 


罗志祥无赖的蹭到黄渤身边坐下,一边抹着还没流干的眼泪一边凉凉道:“渤哥,我真心没乱来。我帮你瞅了,这人不适合你,太耿直内敛了,你们在一起一年不一定能说上五句话。”


 


说得好像真的是无私的为黄渤考虑过一样。


 


黄渤沉默的喝着咖啡,只淡淡的说了句:“隔天还有几个,你一并帮我打发了吧。”


 


黄渤看起来依旧沉稳大气,只是近段时间不再想接触感情这种玩意儿。正巧现在有个甘愿被他当枪使的家伙出现了,他自然乐得轻松。


 


罗志祥乖巧的应了,欣喜的以为是自己获得了“特殊待遇”,此后几天,花样百出的帮黄渤搞定了不少来相亲的人。


 


黄渤一句没谢过他,罗志祥却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这些日子他与渤哥的距离拉近不少。


 


 


3)


 


 


“黄先生。”这次的对象是个豪爽干练的人,叫孙红雷。


 


黄渤对他点了点头,而后坐下,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餐厅入口,可却一直没有等到平日里吵闹登场的罗志祥。没有他来搅场子,这次的相亲头疼到令人想立地成佛,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小眼睛,谈论着咋咋呼呼的话题,黄渤想,其实罗志祥说的话也没错,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他。


 


他突然发现,现在的他竟然习惯了罗志祥的陪伴和死缠烂打,偶尔不见,竟然还会可耻的想念起来。


 


黄渤思绪渐渐飘远,那人今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爽约?他……会不会在路上出什么事了?


 


思及至此,他忽生一股担忧。


 


“不好意思。”黄渤突然起身,“临时有事,先告辞了。”不顾男子惊诧的眼神,黄渤拿上外衣焦急离去。


 


 


母亲再婚,罗志祥竟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婚礼前一天,罗妈妈打电话来吞吞吐吐的告诉了罗志祥她再婚的消息。罗志祥没有收到请柬,因为男方家里有几个小钱,男方家的孩子们担心罗志祥会分他们一杯羹,所以不想与他有半分交集。他很理解母亲的为难,主动说不去了。


 


在母亲再婚的的当天,罗志祥站在酒店下面,干望了红色的囍字半天,最后默默的离开。


 


晚上部门聚餐,罗志祥一个没注意便喝高了。同事们说要送他,罗志祥死活不干,自己打了个车便走了,目的却不是自己租来的屋子,而是公司。


 


他下出租车的时候黄渤正巧找到这里,他瞧见罗志祥蹒跚着脚步往大厦走,黄渤停了车,透过车窗,静静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此时他喝了酒,大有点原形毕露的模样,走三步拐两步,上阶梯的时候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黄渤觉得好笑,见他许久没爬起来,又担忧他是不是摔伤了哪儿。自己忙开了车门向罗志祥走去。哪想他还没走进,罗志祥翻过身就躺在台阶上呵呵傻笑起来。


 


初始他兴许是真的觉得自己好笑,而嘴咧到最后竟然变成了哭的弧度,干涩的笑声,配上难看的笑脸,竟让人觉得莫名心酸。


 


在黄渤的印象中,罗志祥一直是个简单直接而有点蛮不讲理的小男生,他面对自己的时候从来是笑脸迎人,即便是黄渤,也没法否认他笑容中的温暖。所以自己从不曾想过,原来在这张单纯的笑脸上还会有这么充满矛盾的表情。


 


他远远地便闻到了刺鼻的酒气。黄渤皱了皱眉,上前拍了拍罗志祥的脸颊:“你喝了多少?”


 


罗志祥伸出两根指头晃了晃。黄渤嗤笑:“两瓶啤酒就醉成这幅德行,真出息。”


 


罗志祥眉头一皱,不满的纠正:“是红的!”


 


黄渤适时的沉默了。他拉罗志祥站了起来,问道:“还记得住哪儿不?”


 


罗志祥想了许久:“我怎么知道住哪儿。”他大着舌头道,“老爸一个家,老妈一个家,哪儿都不该我住……”


 


闻言,黄渤暗暗惊讶,他一直以为罗志祥定是生活在很幸福的家庭之中,有父母家人的呵护,所以长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肥胆——居然敢冒着被炒的危险追求老板。


 


“你想住哪儿?”黄渤换了个问法。


 


罗志祥沉默了许久道:“住渤哥那儿。”


 


黄渤立即皱眉:“我送你去酒店。”


 


罗志祥咧嘴笑了:“我知道渤哥肯定不会让我住他家的,他不喜欢我啊……”他拉着黄渤的手,一副‘你且听我好好说’的模样,“可是我很喜欢他,非常非常非常……”


 


他一直重复着“非常”二字,就像怎么也不够表达自己的心意一样。


 


黄渤看着他因为醉酒而红晕得不正常的脸颊,头一次正视起了这个男孩口中的感情。他问:“为什么?”


 


“不知道啊。”罗志祥道,“喜欢了八年,或许都变成一种习惯了。”


 


黄渤一怔,脑海中全然记不起自己在八年前何时勾引过这样的男孩。八年前,他应当才二十岁……


 


“我看他看过的书,听他每一场演讲,做他曾做过的事,是敬是仰还是爱慕,我分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他。就是喜欢。”


 


黄渤发现自己的心跳竟为如此粗糙的语言乱了一下节拍。看着怀里眼睛已经快要闭上的帅气小伙,黄渤无奈的承认,他的虚荣心被可耻的满足了。


 


 


4)


 


 


把烂醉如泥的罗志祥扛回家,黄渤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他很清楚不应该对罗志祥有任何仁慈,不然这个孩子只会越陷越深,然而看他耷拉着的脑袋瓜子,黄渤怎么也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扔在酒店。


 


再如何,他也只是个男孩,还是个不错的男孩……


 


黄渤将罗志祥摆在床上,刚起身要走,却被一只手拽住衣襟。罗志祥用足了力气,险些将黄渤拽倒在床上。


 


黄渤蹙眉道:“撒手。”


 


“渤哥。”罗志祥半眯着眼,神情慵懒的像只猫,而手上的力气却半分不减,“你看起来……真是,丰神俊朗,秀色可餐……”


 


他声音沙哑,带着平日里没有的性感。黄渤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看见这样的罗志祥,他腹中一热……


 


罗志祥用力的撑起身子嘟着嘴轻轻印在了他的唇上。


 


黄渤可以躲开,可是却任由罗志祥放肆的在他唇上舔来舔去,他皱起来的眉宇间有挣扎和矛盾,却始终没落实到行动上。


 


“我喜欢你,渤哥……”


 


这个称呼仿似唤醒了黄渤,他近乎粗鲁的推开罗志祥,一言不发的关门离开。


 


 


清晨。


 


罗志祥醒来后猛然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房间,他大惊,忙掀了被子摸自己身上的衣物,发现周身完好,才稍稍松了口气。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全然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他穿了拖鞋走去门去,正好黄渤刚洗完了澡,只在腰间简单围了块浴巾便走了出来……


 


嗷。


 


罗志祥虎躯一震,忙扶住了门框。大清早的便如此情色,实在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他掐了自己一爪子,这才勉强镇定下来,抖着嗓子开口道:“渤哥……大清早的……看,看见你,还是真巧啊!”


 


黄渤微微一挑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随即道:“先去把你这满脸鼻血收拾干净了再来和我说话。”


 


罗志祥一抹鼻子,满手鲜红,他一声惊呼,忙不迭的冲进了卫生间。


 


黄渤眼眸中划过一丝浅笑,然而思绪中忽然闪过昨晚那个近乎让他意乱情迷的浅吻,眼中的笑渐渐隐去。


 


罗志祥很好奇昨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让黄渤敢把他往家里带,但每次想问,接触到黄渤的目光,他便退缩了。


 


在黄渤家借宿一晚很快被罗志祥当做偶然事件抛在脑后。在那之后,罗志祥该怎么上班还是怎么上班,黄渤依旧如往常一般对他,只是每晚自己送过去的茶,他偶尔会喝上两口了。


 


其实罗志祥觉得他们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黄渤言不接受他,但也没有狠下心推开他,罗志祥将他缠着,不过是圆了自己年少轻狂的一个梦想。他想,等到以后他缠得心死了再走掉,至少心底不会有遗憾了。


 


 


5)


 


 


黄渤依旧时不时的要去相亲,不过再没有刻意把时间地点透露给罗志祥。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不让罗志祥在出现在他私人的空间里一样。


 


罗志祥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许久,终于有一天,他找了个机会悄悄潜入了黄渤的车里,在里面埋伏了一整天,本想等黄渤一个人的时候找他好好谈一谈,没想到他竟然躲在他车的座椅底下睡着了。


 


黄渤与相亲对象王迅共进晚餐后,开车送对方回家。行至一段僻静马路时,罗志祥睡醒了,他懵懵懂懂的睁开眼,从后座的座椅下面爬出来。


 


坐在副驾驶上的王迅通过后视镜看见一个不人不鬼的物种突然在车里冒了出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大叫。黄渤猛踩刹车,在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场面顿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王迅被吓晕了,黄渤恶狠狠的瞪着突然蹿出来的罗志祥气得说不出话来。


 


罗志祥的脸撞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疼得龇牙咧嘴,他可怜兮兮的揉了揉鼻子:“渤哥,开车要小心呐。”


 


饶是黄渤平日里再如何冷静淡定,此时也青筋直冒,他下车,开了后座的车门便将罗志祥拖了出来,喝问:“你要干嘛?”


 


“来打扰你相亲。”他说得理直气壮,黄渤的眉头因为他的执着而狠狠皱做一堆,罗志祥大声道,“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和你相亲的人,但为什么他们可以和你恋爱而我就不行?”


 


黄渤一怔,下意识答道:“咱们都不是一辈儿的。”


 


罗志祥掏出身份证,指着上面的日期道:“我今年28虚岁29,研究生毕业,相貌端正,有正当工作,还喜欢你,哪里不好了?”


 


黄渤被这番抢白说得没了言语,沉默的看着罗志祥,心里却翻起了波涛。他恍然觉得或许之前自己总把罗志祥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没想到,他已经足够沉稳了。


 


罗志祥对他如此执着,而他现在也……


 


他也……黄渤被自己心里的想法惊了一惊。


 


“渤哥。”罗志祥拽着他的衣袖,似是在撒娇一般,“你就试试吧,给我个机会。”


 


黄渤不知道在一次次冷漠的拒绝后,罗志祥到底是鼓起了怎样的勇气来问他这句话。他此时心情极是混乱,拿不准自己对罗志祥到底是何感情,他下意识的要挣开罗志祥的手。然而他这次仿似是全然豁出去了,紧紧盯住自己,怎么也不肯撒手。


 


车里吓晕过去的王迅慢慢转醒,他左右看了看,发现黄渤正在车外与另一个人交谈,便好奇下了车,见这人正是方才从后座爬出来的男子,而他还拽着黄渤不放,颇有些不悦:“黄先生?”


 


这声唤仿似撞醒了黄渤的思绪,他将罗志祥的手指一根根掰开,逃似的坐回车里。


 


王迅奇怪的看了罗志祥几眼,也坐了回去。车门落上锁,罗志祥听见他问:“这是谁啊?”


 


“公司职员。”


 


罗志祥微微一颤,他迟疑了一会儿,终是鼓起最后的勇气,敲了敲车窗:“渤哥,不要抛下我啊。”


 


他声音说得极小,隔着车窗,黄渤没听见,发动机一声嗡鸣,黑色的车子扬长而去。


 


罗志祥站在马路边,寒凉的夜风吹得他眼眶发涩,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心,又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马路,嘟囔道:“其实我怕黑的。就算只是公司职员也不能这样抛下啊。更何况……”


 


更何况,我喜欢你算哪门子罪过……


 


罗志祥突然想为什么偏偏就看中了黄渤了呢,明明爱情这种东西不是靠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的。


 


黄渤将王迅送了回去,才恍然记起,他扔下罗志祥的那条马路僻静少人,半夜更鲜少有车会路过。他要怎么回去?他当时被罗志祥的问题问得心烦意乱,全然没有想到这点,此时担忧他的安危,黄渤脸色刷的白了下去,心中竟起了一丝惧怕。


 


他开着车再回去时,罗志祥依旧好好的坐在马路边,像只被遗弃的小狗。


 


黄渤上前将他拉了起来,摸到他的手冰凉一片。心中忽然蹿出一股莫名的情绪,像是对自己的厌恶,又像是心疼。他将罗志祥拉到车上,对方一句话没说,只乖乖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便望着自己的手痴痴发呆。


 


“住哪儿?”不知开了多久,黄渤才想起应当问这么一句。


 


罗志祥沉默了许久,最后却答不对题的回道:“渤哥,以后我不缠着你了好不好。”


 


恍然间听到这样的话,黄渤只觉下颌一阵抽紧,他没有回答,让罗志祥这个问题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了痕迹。


 


“你随便在哪个公交站停吧。”罗志祥道,“不是只有靠你我才能回家的。”


 


黄渤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面色一直阴沉的吓人。罗志祥下车后,恭恭敬敬的对黄渤鞠了个躬,然后径直转身离开,连一个再见也不想说了。


 


第二天,黄渤上班之后便没再看见罗志祥,一问之下才知道他竟然已经离职。


 


当天晚上,他像往常一般加班到很晚,只是在九点的时候没再听见叩门的声响,也没有热茶飘散的清香来唤醒他已有些迷糊的脑袋。在那一刻,黄渤放下笔,望着满室纸张,颓废清冷,兀自失神。


 


 


6)


 


 


四月中旬,黄渤接到来自母校的邀请,请他在百年校庆的时候去做一场演讲。他自是欣然答应。


 


立于那方高高的讲台之上,黄渤的眼神扫过场下青春洋溢的脸庞,心里突然想到,有个男孩曾说他听过自己每场演讲,或许他每次都站在台下,认真的听自己说的每一个字,带着仰慕。


 


那么今天呢?他也在吗……


 


这么多人中,黄渤哪能找到罗志祥的身影,然而罗志祥却是真的到了的。站在最后面,看着他依旧笔直的身影。这学校不仅是黄渤的母校,也是罗志祥的母校,他追逐着黄渤的脚步在学校里生活了多年。现在终于清醒的发现有的目标或许只能是个目标。


 


关注黄渤几乎已经成了罗志祥养成的恶习,他想,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把他戒掉,但那一天并不是今天。所以他仍是很没出息的来了。


 


在演讲快要结束的时候罗志祥悄悄离开,他去拜访了学校的辅导员。在办公室里见了老师,两人交谈得正欢,严教授关心的问道罗志祥现在工作的问题,罗志祥默了半晌,只道自己刚辞了职。


 


“年轻人要能吃苦才行。”严教授如是说,罗志祥也不辩解。又坐了一会儿,他刚起身要走,抬头的一瞬间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影,瞬间便傻了。


 


黄渤也不曾想过会在这里看见罗志祥,他一怔,心里却莫名的蹿出一丝欣喜。


 


两人都曾是严教授的得意门生,严敏高兴的给两人互相介绍了名字,随即对黄渤道:“这小子可是你的崇拜者,入学第一天就说了要做和黄渤一样的人。”


 


“教授。”罗志祥忽然道,“现在我已经不那样想了。”


 


黄渤一怔,望向罗志祥只觉心头莫名一痛,一如那天看着罗志祥下车离开,独自一人坐上公交车一样。


 


严教授也微微一呆,正巧这时有学生来找他,严教授跟学生一同出去了,办公室里便只剩下黄渤与罗志祥两人。气氛尴尬而沉默。


 


不知这样坐了多久,罗志祥起身,像没看见房间里有人一样,一句话没说,径直转身走人。


 


黄渤不知心里涌起的感觉是怒是伤,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罗志祥已经被他紧紧抓住了。罗志祥在垂着脑袋道:“黄先生,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黄渤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心中直骂自己莫名其妙,但面上扔装出了一副淡定的样子,像长辈一样教训道:“辞职?你以为是小孩子玩游戏吗?工作是可以这样轻易就放弃的?”


 


罗志祥沉默了很久,最后终是抬起头,直视黄渤的眼睛道:“我喜欢了你八年,以你为目标学习奋斗,但最后却发现,我追逐的是一个踮起脚尖,伸出双手也无法触摸到的星星。渤……黄先生,我没有轻易的放弃工作,只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黄渤微微一呆,又听罗志祥道:“黄先生,你不喜欢我就别这样拉着我。”他说,“我会误会的。”再平静的声音也难掩这句话中的委屈。


 


罗志祥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掰开黄渤的手,黄渤才知道自己之前对他做的事有多么的令人疼痛。


 


看着他慢慢走了出去,黄渤只觉心中空了一块,他轻声喃喃着:“我是喜欢的……其实我已经开始喜欢了……”


 


而你却已经放弃了。


 


独自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黄渤颇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而后走了出去。


 


拐过一个转角却见小伙子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把他望着。


 


黄渤心头猛的巨跳。


 


“我听见了,我都听见了啊。”罗志祥抹了把眼泪,可怜巴巴道,“你……你追我,我就考虑一下。”


 


“我追。”










END



抱歉占tag

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很让人心态爆炸的事
把账号给了贴吧找的领养
然后发现号里的限量被交易了
之后打了客服 客服最后给的回复是“登录地点在常用登陆地之一 无法判定为异常交易”
结果就是备案了但是什么都没追回 骗子还在逍遥法外

发出来这件事是希望大家平时如果买号卖号 收外观或者买金什么的 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警惕 不要太相信陌生人了 尤其是这种贴吧或者咸鱼什么地方找的领养代练 虽然骗了几个外观的钱就当是给智商交学费了 但是怎么也是被骗了 还是很难过的

最后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骗子们全家原地爆炸

😟长记性吧 为什么同一个坑还要栽无数次呢

当人一面被人一面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何况还是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垃圾😂

总尼玛傻傻逼逼的受得了吗 真不知道为什么朋友要做到这个份上 被害妄想症吧别再 哎哟 心累 什么辣鸡都让我遇上了🙂 以后还是少接触 反正都是负能量嘛 所有的矫情和装逼都是因为缺爱和缺钱🙂滚吧 辣鸡🙂

这种事我拿童扬打了保票。。。 想想我自己都害怕 哎

纠缠这么久 以为总会有个结果的时候 是我先沉不住气 给了我们之间一个了断 说起来 还是因为我中二病犯了……😔😔😔醉了